木犬·祈安-玄旭

记忆不过三秒钟。
————
99屠龙,w九里玄铁,m灵蛇,p飞燕,f紫微。(五只帐号)
纪念:
小灰20140722-0700
妞妞20160505-2330
————
是个怕生的小面瘫。(´·ω·`;)
也是个情绪不稳的小疯子。
喜怒无常,若发现感兴趣的就栽入。
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。
一躲二无视三消失。
只喜欢用文字对话,不喜欢陌生人靠近,几乎拒绝他人靠近。
————
喜好:
热血、玄幻、冒险、玄幻、
架空、古风、校园、恐怖。
————

改版

不說改版不好,只是許多改善的並不完美。
認證了身在台灣這裡的手機號,也怕該不會每一次發文就要驗證一次吧?!
不知道怎麼tag也不會@ 人…
希望真的好用的程式不要把自己搞沒了。

日記20180519六

23:14
好久沒有開啟來了!
這次打開主要是…找 靈契 的圖,意外找到有在這裡的,所以才打開TvT)
換了新手機,所以呃,還算是適應階段?
最近很不好,下星期三要去台北馬偕醫院找社工,我都有點頭痛了,一直排斥那類的人。
尤其下意識覺得是 公務員,我很討厭。

我想找人幫忙,可是最近有點連幫忙這個詞都開始排斥…所以我不是很喜歡找人幫忙…尤其是讓人感覺到敷衍的精神科醫生。
我都不曉得怎麼辦…

………
…該怎麼辦…
……

(=_=)打蚊子打到複雜情緒都要化為火山爆炸了…不打了!23:29

20180308四

23:49
換了手機,有空間下載Lofter。
不過遊戲夢間集缺刪除了。
所以也沒辦法更新下去…
玩的也很累,我只是想放鬆。

又重新看精神科,可是藥效比以前來的沒用…
情緒起伏缺更大了…我很怕也很興奮…
兩個不同的自己在拉扯。
興奮自己失控,是不是會更輕鬆?
害怕自己失控,會更加麻煩。
情緒轉換後的疲倦感…23:55

想了想其實沒多大有空,所以也有點倦著不太來,但是只要遊戲沒刪除還是會努力逼自己更新吧?
大概。
喜歡到處爬爬爬,每個定點,一個定點也不了多久就爬走,就乾脆先貼個今天的夢境好了。
等會要繼續補眠。

20171112日
08:58
▶捷運站、行李箱、貓與狗、中型醫院、病歷資料、腫瘤、電梯與陌生男子重傷送醫,卻不是捷運一樓大廳內的醫院救治,救護車急速轉送。

火車行李箱和塞車的道路與計程車,執意幫忙帶走他人的行李箱中有貓狗,黃金獵犬與黑白花貓,到了醫院看見行李箱內有貓狗存在與刺眼的診斷證明,使用A4的一半的一半左右大小紙張,還護貝在紙張左側打孔好翻開閱覽,兩張。

與他人們之一人說了只是因為看見而幫忙,也有自家有狗卻也是腫瘤死亡,八顆左右…他人憤怒我趕緊說我不是狗主人,對方臉色才好些。

捷運手扶梯出事,大家擠電梯下去地下室,我走遠的二號出入口中途,醫院檢查。
跟著穿過車陣…計程車與公車…莫約25左右的女子或許年齡更大些…

▶異獸、雙鷹頭前鳥爪後貓掌與雙尾、擁抱、全身黑體長一人高、豹子的頭與身但有雙翅、我不殺與牠不傷、會人言與誰在一旁,陽台有空隙,異獸從那裡來也從那裡逃。

廚房與陽台,企圖抓住異獸,膽小怕事。
最終抱著黑豹型的異獸不願放開,先前看見的雙鷹頭豹身前鷹爪後貓掌雙尾與背生雙翅異獸,也不再興起興趣去抓。
舔舐。
蹭著黑豹的大頭,開心。
瞪著一旁的人,看著她畏畏縮縮尷尬樣,不悅。
不傷人,人又為何懼怕?
因為未知。

▶男子與女孩和疾病,同儕關係與師生。
社區公寓看見師生群,似乎是女校與男老師,一名女孩重病…找人呢找人。看著空下來的座位傷腦筋。

……………猛然呼吸一腔傷口的味道。
鄰居雜音犬吠與克制的暴怒。
這是我的三個夢,連續但不連環。09:32

梦间集·灵蛇 个人剧情1~4章,纯文字版

最后更新日20171023一20:36
1《观雨青芜》2《挫骨扬灰》
3《无处可逃》4《情深绕骨》
★这里名字使用[嫣翎]
蒹葭:音,jiān jiā ,"尖加"。
————
1《观雨青芜》

天边单彤云密佈,山雨欲来。我一个人走了很久,才发现了这个隐密的所在。

嫣翎:「总算是找到一处可以避雨的地方了,看上去是个废弃的庭院啊……
这儿还挺大的,很神秘的样子,也不知会不会发现什么有趣的东西。」

我走到凉亭下,四处打量起来,目所及处,遍地长草野花,水池边上,菖蒲蒹葭纵生,别有一番不修边幅的野性之美。

嫣翎:「诶?这儿居然还有一条蓝色的小蛇?」

那小蛇颜色甚为艳丽,盘着身子抬头冲我吐着信子,黑豆似的小眼睛亮晶晶的,竟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。
我不由好奇地蹲下身子细看几眼,随即大胆地朝它伸出手去。

灵蛇:「本尊的蛇可是会咬人的,你若想死,还不如留下给本尊试药。」
我闻言一惊,下意识抽回手去,转头看到有人站在身后,那条小蛇也慢腾腾往那人爬去。

嫣翎:「你……是你?」
灵蛇:「哦?原来是你啊。本尊就想着,是谁有天大的胆子,敢去碰本尊的蛇。」
嫣翎:「你……你怎么在这里?」
灵蛇:「天大地大,本尊何处不能去?又为何不能在这里?
倒是你……这已是第二次相遇了,本尊不得不怀疑……你是不是———别有居心?」
嫣翎:「没有。」

他看我的目光极其冰寒,令我忍不住缩了缩脖子。

嫣翎:「我只是路过……」
灵蛇:「呵,只是路过吗?你以为本尊会信你?」
嫣翎:「你信也好,不信也罢,反正这是事实……」
灵蛇:「事实吗?呵,你说事实便是事实了?谁知道你是不是来杀本尊的?」
嫣翎:「啊……我没有,我真的只是路过……」
灵蛇:「这世上从来就没有偶然,只有刻意与必然,不过……这世上想杀本尊的人很多,被本尊杀掉的人也很多,不缺你这一个。
说说看,你想怎么死?本尊会成全你的,哈哈哈……」
嫣翎:「我可以选择……不死吗?」
灵蛇:「你说呢?」
嫣翎:「我……」

他向我走来,我下意识退后一步,他再向我靠近,我又退了一步,警惕地看着他。

灵蛇:「哼,你以为离本尊远些,本尊就奈你不何?你莫要忘了,本尊用的是毒。」
嫣翎:「你……」

我见他扬了扬衣袖,下意识捂住口鼻,闭上眼,往后退去。却不知是绊到什么,身子踉跄一下,便往后倒去。

嫣翎:「哎呀!」

还没等到脑袋着地,就察觉到一股风掠过,灵蛇一把抓住了我的衣领,将我提了起来。

灵蛇:「你已中了本尊的毒,还是留下来让本尊试药吧。定会让你永生难忘的。」

————

2《挫骨扬灰》

嫣翎:「你……拿这么多东西,这是要做什么?」
灵蛇:「制毒。」
嫣翎:「咦?我可以留下来看看吗?」
灵蛇:「当然可以,这本就是本尊为你准备的。」
嫣翎:「……那我还是走好了。」
灵蛇:「随便你,反正你看或不看,这些都会用在你身上,你也许会很痛苦,到时你就知道那种滋味了,一定会很有趣,哈哈~」
嫣翎:「……」
灵蛇:「在想什么?想着怎么逃离这里吗?」
嫣翎:「你……你怎么知道?」
灵蛇:「呵,本尊武功天下第一,你以为你逃得了?就算你真的逃了,本尊也会抓你回来,然后打断你的腿。」
嫣翎:「什么?打断我的腿?你……你……怎么……」

我吓得脸色苍白,下意识退后一步。

灵蛇:「是,打断你的腿,让你再也无法从这里逃离。」
嫣翎:「你怎么能这样?!」
灵蛇:「本尊为何不能这样?只要能让你逃不了,什么手段都能用。」
嫣翎:「你……你这人……太可怕了……」
灵蛇:「哈哈哈~如果你不想断腿的话,就安安份份待在这里吧!
你若是敢跑,第一次本尊断你腿;第二次本尊挖你眼;第三次……本尊会让你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。」
嫣翎:「……」
灵蛇:「夜深了,去睡吧。」

我怔怔看着他,他之前那么一番恐吓,让人怎么睡得着?

灵蛇:「不想睡?要留下来给本尊试药,嗯?」
嫣翎:「我……我很睏……特别睏……当然要去睡……」
我转身就要走,这时不远处似乎传来了什么声音,还未反应过来,便听到灵蛇大喝。

灵蛇:「飞燕!」

一道人影极速地掠了过去,接着只听兵刃交接之声,那人影又消失不见。
灵蛇望向发出声音的地方,冷笑一声。
灵蛇:「倚天、屠龙,你们果然来了!」
倚天剑:「……」
屠龙刀:「嘿!你还好吗?」
嫣翎:「不好……」
屠龙刀:「别担心,我们来救你啦!」
倚天剑:「多说无益,救人要紧。」
灵蛇:「既然来了,就都给本尊留下来吧!」
嫣翎:「小心他的毒!倚天!」

三人的战斗一触即分,倚天和屠龙对灵蛇的毒很是忌惮,并不敢太靠近。

嫣翎:「打不过的话,你们先走,不要管我!」
倚天剑 & 屠龙刀:「……」
倚天剑:「走!」
灵蛇:「想走,没那么容易!本尊——」

倚天和屠龙身子渐渐远去,灵蛇转身恶狠狠瞪着我,目光渐渐下移,落在我紧紧拽住他胳膊的手上。

灵蛇:「你知道吗?你这是在找死。本尊的手沾过多少毒,又杀过多少人,你真的以为……会缺你一个?」

他慢慢靠近我,低下头,将我整个人罩在他的影子之下。
灵蛇:「趁着本尊还能忍着不将你挫骨扬灰前,快去睡吧。不然……」
他冷冷一笑。
灵蛇:「本尊就真的要打断你的腿了,让你再也站不起来,也永远无法逃……」

我闻言浑身打了个寒颤,掉头就跑,也不敢回头看他的表情。

回房之后,我躺在床上便睡了,只是迷迷糊糊睡不安稳,总是做噩梦。黑暗中,似乎有人走近了我,不知道是谁。
他用冰凉的手触了触我额头,然后喂给了一些有些甜甜的东西,不知道是什么……

嫣翎:「是……是毒药吗?」
灵蛇:「不是。」

我迷迷糊糊间听到这么一句话,便沉沉睡了过去,再无噩梦扰人。

————

3《无处可逃》

灵蛇:「昨晚睡得好吗?」
嫣翎:「好……特别好……怎……怎么了吗?」
灵蛇:「没什么,本尊今日要出去采药,你跟本尊一起吧。」
嫣翎:「啊……啊……好……」

灵蛇:「到了。」

他走到一处小山坡前,这里长满了丛丛紫红色的植物,茂密的叶子上有浅色的纹路,那些叶脉像一条蛇,蜿蜒盘绕。

嫣翎:「这……这是什么?」
灵蛇:「这是蛇叶草,呵,是不是从来没见过?」
嫣翎:「是…」
灵蛇:「这是本尊种的,你知道吗?它们原本是绿色的,但是被大片大片的血浇啊浇,血液沁入泥土之中,就成了这副样子。」
嫣翎:「用……血浇?」
灵蛇:「是。哈哈哈,很惊讶?本尊用的是毒血,这片蛇叶草,是制毒的最好药材,是不是很有意思呢?」
嫣翎:「你……你哪来那么多的血?」

我想到一种可能,不可置信地看着他。

灵蛇:「如你所想的那样。」
嫣翎:「你怎么能这样?他们是活生生的人啊!」
灵蛇:「哦?他们来杀本尊,本尊反杀他们,难道便是本尊的错了?呵,他们就是个废物,死不足惜,本尊杀他们,天经地义。
不过死前还能为本尊所用,也算是活在这世上的唯一用处了。」

嫣翎:「你之前说……这些叶子是你用毒血浇出来的……你杀他们之前,还给他们喂了毒?」
灵蛇:「是,你有何不满吗?说出来,本尊听听,但不会改进。」
嫣翎:「……你之前就给我下了毒,现在带我来这里,是想杀了我吗?」
灵蛇:「……」
嫣翎:「你想用我的血,来浇灌这片蛇叶草,是吗?」
灵蛇:「……」

他目光沉沉地看着我,我感到很不安,连连退后好几步,试图寻找一些能让自己感到安全的东西。

灵蛇:「在你心里,本尊就只是这样的人吗?」
嫣翎:「什……什么?」
灵蛇:「难道在你心里,本尊就是那种随时随地想着怎么弄死你的人吗?」
嫣翎:「难道……不是吗?」
灵蛇:「……也许,本尊应该先弄些药,让你变成一个傻子。」
嫣翎:「我……不想成为傻子……」
灵蛇:「你想死吗?」
嫣翎:「也不想……」
灵蛇:「你现在还活着吗?」
嫣翎:「呃……这个……当然还活着……我怎么有些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了?」
灵蛇:「呵,本尊如此手慈心软,你竟半点也没发现?」
嫣翎:「你……」
灵蛇:「之前说你中了毒,本尊唬你的,你竟真的信了?哈哈哈……」
嫣翎:「你骗我??」
灵蛇:「不错,本尊骗了你,但你又能如何?」
嫣翎:「如果我没中毒的话,那么……」
灵蛇:「你若是想逃,本尊还是会打断你的腿。这样你就永远无法从本尊身边逃离。」

他加重语气,一字一顿地说:

永、远、也、不、会!

————

4《情深绕骨》

啪嗒——啪嗒——
有什么东西在一滴一滴地滴落,是雨水,还是……?

灵蛇:「是血。」

冰冷的、如同毒蛇一般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。

嫣翎:「是谁?你是谁?这里是……哪里?」
灵蛇:「别怕,本尊在这里。」
嫣翎:「你——」

我猛地从梦中惊醒,怔怔看着前方。

灵蛇:「你还好吗?」
灵蛇用手触了触我的额头,皱皱眉。
灵蛇:「这么多汗,你是在害怕什么?」
嫣翎:「血……好多血……」
灵蛇:「谁的血?」
嫣翎:「你……你的……」
灵蛇:「笑话,本尊怎么可能会受伤?做梦而已。」
嫣翎:「就算是天下第一,也总会有失手受伤的时候,更何况你还不是天下第一,而且有那么多人还想要杀你。」
灵蛇:「天下第一……本尊总有一日会成为天下第一!」
嫣翎:「你……」

灵蛇:「对了,本尊只要把那些比本尊厉害的都杀了,就是天下第一了,哈哈哈……」
嫣翎:「你真是疯了……那不过是个名号而已……」
灵蛇:「对你来说❝只是❞而已,对本尊来说却不是。」
嫣翎:「原来对你来说,天下第一是这样重要。」
灵蛇:「当然。」
嫣翎:「我不在乎什么天下第一什么的,我在乎的是别的什么……也一直在寻找……」
灵蛇:「结果如何?也许本尊可以帮你。」
嫣翎:「在离开这里的那一段时间里,我……已经知道我一直追寻的答案了。」
灵蛇:「哦?那你是不是应该谢谢本尊,给了你自由活动的权利?」
嫣翎:「这个嘛……」

灵蛇:「说起来,那答案是好是坏,说出来让本尊开心开心。」
嫣翎:「不算很好吧……」
灵蛇:「你觉得不好?」
嫣翎:「嗯……不过人追求的东西很多,能够得到结果,未尝不是一件幸事。
有人为之付出一生,也未能得到应有的结果,哪怕哪个结果是坏的。」
灵蛇:「呵,对本尊来说,结果从来没有好坏,只有死亡。除却飞燕,这世上也没有什么朋友和敌人,只有死人与将死之人而已。」
嫣翎:「是这样吗?可我虽然已经得知了答案,但……我总感觉并不是结束……」
灵蛇:「若你觉得这是一个开始,那么……日后那些拦路之石,本尊替你统统碾碎!
不留一个活口!」

—END—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其实记录一开头的时候,内心疯狂反驳与吐槽…最后一章表示,看不懂。(无语问苍天)

加一个,很久不见的目录。
梦间集·目录&HTML语法教学

还暗戳戳的增加修改了名字设定,嘎哈哈哈!21:04

发前疑问:会不会被锁啊,哈哈哈哈wwwww

(乐呵呵) 或许改天可以问问老爸族谱。
老爸咖啡色眼珠子,偏红的发色。
老妈纯黑色眼珠子,纯黑的发色。
产出了
一个带红髮皮肤白皙的娃。
一个纯黑髮皮肤偏黑的娃。
两个差了六岁半个月,性子天差地远。
哈哈啊哈哈哈!

小脚趾头有一片额外的指甲,碰着就疼。
小时候卯起劲直接拔了,拔了了事也痛了一个星期…囧。

爹说,你的祖先大概是福建那边的人。
爹说,你妈大概是纯中原人。
爹说,就算你生在台湾,祖籍也是大陆嘿。

我说,心中有着不能抹灭的龙。
我喜欢龙也很骄傲。

我说,好想看皇帝他家…囧。
虽然完全不想住,太大了会迷路。10:43

-人在新光医院

貓好好跟金魚草明明就很可愛(ノˊ∀`*)當初還是看漫畫的時候被金魚草給嚇到笑出來XDDDDDD

中間穿插一張帥氣嗷嗷,可惜沒有截圖可愛的落雨orz落雨的臉如果有截圖起來,估計是…看著兒子想著有類似女兒般的兒子(滾動)

最後放兩張超帥沒人比得過的小灰灰!!!!我哥我哥我哥!

(撐頰) 原本打的就不多,最後還是決定刪除。
有些事情其實不用說,只是感慨。
有些事情說了也沒幫助,因為太遲。

結果樓上那三句話,整整卡了一整天,到現在才發。因為忙著忙著忙著忙著,就,睡醒才想起來XDDDDDD

昨天。
夜半的时候难过的差点不能承受。
想了想,至少还是在一个地方打出来吧。
打出来或许自己就比较能忘掉。
很好笑吧。
明明打出来的用意是记事,到最后变成遗忘。

不喜欢看见别人的眼睛,看不懂别人眼里的光是什么,却明明白白能看的懂对方的恶意,这很难过。
就像自己看不见别人的好,却很容易看见别人的坏,只需要一丁点的不肯定与怀疑,自己就开始远离。

那还不如一开始就不要靠得太近,这样依照自己的视力,肯定看不见的。肯定。

也不喜欢看见周遭空气,不喜欢回想。
那会使自己渐渐代入对方,理解对方的感受后,就很难绕出来,一直一直都是这样,所以躲在角落里,哪里都不看不听不想,黑暗中如果没有讨厌的蜚蠊的话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我会一直待着。(郁闷)

也想过不要眼睛了,不过气氛还是多少感觉得出来,虽然说毕竟偏向事后…毕竟迟钝orz